NBA

末道天尊第二百八十六节闻香会

2020-01-21 22:50: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末道天尊 第二百八十六节:闻香会

她素手轻弹.点点神光.飞射而出,拨动远处的琴弦.发出九天仙音.她边起舞.边流出仙光,落在瑶琴上。

念月的舞姿绝世,让人以为神女下界,而琴音更是堪称仙乐,让人情难自制,心中怦然而动。

她在那轮神月中起舞,还能隔空奏出这样的仙音,简直让人叹为观止,全都沉醉不已。

与此同时,漫天花雨飘落,异香阵阵,席卷龙河两岸,无数的居民从城中跑出来,仰视天空之中的绝代佳人,一时忘言,如痴如醉。

就在这时,念月竟展开歌喉,只听得乐如仙音,连水中鱼儿都跃出了水面.跟随她的节奏舞动。

歌舞曲三绝!

纵是吴易两世为人,也曾见过无数美人,更与南域第一美人炎语晗朝夕相处,此时都被惊住了。

这个完美无暇,容颜倾倒北域的女子实在惊人,种种皆近乎道境.将一种举世无双的美展现了出来。

神月中,花辫晶莹如雨,她糊然飞舞.杂音鸣动,百鸟相合,鱼儿出水、这一切都成为一种妙景。

琴寂,舞停,歌罢。

天地一片安静.念月回到玉舟之上,垂袖而立,礼毕,玉舟飘然折返,缓缓朝着浮空宫阙驶去。

大部分的人还沉浸在刚才的绝世美景之中难以自拔,却有人在念月拨转玉舟的时候凌风而起。

当先一人正是一身白衣的坎北殿圣子燕离歌。

看到燕离歌飞起,韩飞鸿哪里肯示弱,当即迎风而起,追赶上去。

一时间人群之中无数的修士争先空后,浮空而起。

地境大圆满以上的武者自是直接凌空虚度,但还有很多地境大圆满以下的武者也不甘心罗候,一时间飞剑灵宝的华光仿若漫天烟花在夜空之中绽放开来。

无数的修士如过江之鲫紧紧跟在念月的玉舟后面,亦步亦趋,向着浮空宫阙飞去。

看到簇拥者如此之多,吴易突然之间感觉到兴趣索然。

仿佛一会开始的闻香会并无什么特别之处。反倒是一场闹剧一般。

就在吴易转身准备离去时,突然刚刚回到浮空宫阙的念月声音又传了出来。

“小女子听闻近日瑞雪城内有两位绝世奇才,又精于鉴宝之道,小女子对于鉴宝之道颇为倾慕。不知两位可肯赏脸驾临寒舍。”

吴易经念月这一提醒,方才意识到还有一人也对众人趋之若鹜的闻香会持了漠然的态度。

昊天宗的祁紫衣,一身紫衣双手抱肩而立,竟也丝毫没有想要去浮空宫阙的意思。

祁紫衣听得念月的邀约,颇为勉强地应道:“好吧。念月姑娘是绝代佳人,你盛情相邀,我自是没有不去的道理!”

话音落下,一道紫色飞剑凭空而起,载着祁紫衣徐徐朝着浮空宫阙飞去。

吴易思量了一会,也只得架起飞剑,跟上了祁紫衣。

他不想暴露自己是天境高手的实力,又不能驾驭天易剑,这样会暴露自己的身份,便随手从行囊里取出一柄平淡无奇的飞剑。御空而走。

由于吴易飞在了队列的最后,本身又是这几日瑞雪城里的焦点人物,自是吸引了很多人的瞩目。

当然,一把灰不溜秋,平淡无奇的飞剑,跟在一堆五光十色,奇形怪状的飞剑灵宝中间也是卓尔不群,颇为奇葩。

就好像一群王公贵族的聚会,一个要饭花子来登门了似的。

若不是吴易最近风头正盛,怕都有人要嘲笑出声来了。

吴易随着众人进了这浮空宫阙刚刚才发现这宫殿也是跟之前的天字号庭院一般。内部蕴有一个须弥空间,广阔无比。

飞剑甫一落下,人群顿时就发出一阵阵此起彼伏的惊叹声。

“这是千叶梧桐木!其果实可以入药制成疗伤的圣药!”

“阴阳曼陀罗,在北域几乎绝种的珍品这里居然有这么多!”

“这香气竟是九芝兰的味道!”

“三星三叶花。这里竟然也有!”

众人所惊叹的一些足以作为药材的名品,吴易之前也听过一些,不过这些珍贵的花卉树木此时却如同寻常的观赏花木一般,稀松平常地栽种在道路两侧,传来阵阵异香。

吴易自己就是神识方面的高手,只看了一眼就分辨出这些花木并非是拿来装饰的幻象。而是真的栽种在此。

由此蝉月阁的财力与势力,可见一斑。

吴易借机将这些进入浮空宫阙的人看了一番,除了韩飞鸿,燕离歌之外,还有北域各大宗派的一些青年翘楚,大约五十人左右。

只不过姜家的姜维却没有来,显然是姜维害怕韩飞雪误会,故意没有来这等风月场所。

当然了,四大世家的四位少主也没有来。

估计倒不是他们不想来,而是武道实力可能还没有达到地境大圆满境界,名声又没有强大到足以让念月如刚才一般主动出言邀请,自然只能无缘这一场闻香会了。

穿过一片由奇珍花木形成的花海,很快就走到了浮空宫殿的本地建筑之内。

与南域东域建筑不同,北域建筑以砖石结构为主,结构简单,略显粗犷,饶是如此,这蝉月阁的浮空宫阙却依旧做出了精致如东域、南域建筑的韵味来。

长廊九曲,奇花环绕,异香阵阵。

当这些宾客穿过长廊来到庭内时,念月已是在两位美貌侍女的簇拥下换了一身素衣长裙,款款走了出来,在上首坐定。

吴易也随着人群走了进去,在两侧的椅子上分散坐下。

虽然不是什么正式的场合,但吴易发现这些修士都是正襟危坐,仿若生怕显得自己不够庄重似的。

燕离歌作为此地北域霸主坎北殿的圣子,当仁不让地坐了左手第一张椅子,韩飞鸿当即不示弱,以瑞雪城地主少主的身份,坐在了右手的第一张椅子上。

倒是吴易和祁紫衣两人杂然而坐,混在了人群之中。

念月见众人坐定,又见吴易坐得离自己远远的。都快要到门口了,柳眉微微一蹩,似是有些不悦,但又不好明讲。

她抬起手。对身边的两名侍女轻声道:“把我调制的熏香拿过来吧!”

两名侍女轻轻应了一声,折身返回了。

念月看着众人轻轻一福,明眸皓齿,淡淡笑道:“感谢诸位青年才俊能够赏脸光临寒舍,小女子感激不尽。”

念月一说话。宫殿里的五十多名修士纷纷安静了下来。

一时间,整个宫殿里万籁俱寂,静的可以听见一根针落地的声音。

片刻之后,念月身后的两名侍女各自捧来了一只托盘,两只红漆托盘里,一只放了两枚玉匣,一只放了一枚玉匣。

虽然隔着比较远,吴易还是一眼就看出了红漆托盘是上好的檀山梓木的质地,这是极品飞剑剑柄的锻造材料。

那不知装着何物的玉匣,质地居然是装时之沙的北邙玉。

须知北邙玉可以耐受时之沙的侵蚀。还能保证它不被蒸发流逝,是最好的储存材料。

想来这三只玉匣中的东西也不是凡品。

念月对着满庭的人缓缓开口道:“蝉月阁精通各种香料的制作方法,这是小女子前些日精心调制的三份熏香,虽然达不到阁主大人的境界水平,不过带之也可以祛病延年,修炼静心。”

“今日的闻香会,便以这三份熏香为彩头,就此开始如何?”

众人看到念月取出了自己亲手调制的熏香,便知道念月姑娘成为花魁后的第一场闻香会就此开始了。

一般都是这样,由蝉月阁的花魁取出自己亲手调制的熏香。然后进行三轮比试,得到熏香多的人,会被花魁安排在闻香会散了之后单独相处。

甚至是直接留宿过夜,结一段露水情缘。

即便没有能够得到最多的熏香。有这一份蝉月阁花魁的熏香,也足以贴身佩戴,在修士同道之间炫耀好久了。

不过往年的花魁多是让修士多掏资财,多送宝物,与寻常娼妓其实无异,依旧是价高者得。但是看念月今日的架势,却是不知道她更看重些什么了。

念月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今日既是请诸位英杰来此论道,那么小女子这里也有三件问题向诸位请教,倘若诸位当中任何一人答得最好,便将这一份熏香作为谢礼相赠如何?”

这一下,诸多怀揣着大把灵石的土豪修士们都愣住了。

要知道,他们来蝉月阁这样的风月场,无非是玩一玩的心态,只不过去窑子里上的是娼妓,这里上的是女修而已……

可真要是叫他们答疑解惑,即便这些人大部分是地境大圆满,但多是宗派举宗之力造就而成,优质资源堆出来的,真要说出些什么来,却是比杀了他们还要难。

倒是坐在前排的燕离歌和韩飞鸿两人都是自信满满,尤其是燕离歌面带微笑,对于念月面露嘉许之意。

这两人虽然也是家世非凡,但燕离歌是北域霸主坎北殿的圣子,韩飞鸿又有一个鉴宝宗师的老子,家学源远流长,自是比那些土豪修士要深厚的多。

帮助念月答疑解惑,也不是什么难事。

念月轻轻咳了一声说道:“小女子的第一个问题可能有一些奇怪,但还请各位不要介意……”

人群中几个自认为见多识广的修士立刻恭维道:“念月姑娘但说无妨。”

“今日论道,我等必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念月点了点头说道:“诸位,自近世以来,四大殿分守东南西北四域,镇守封天大陆已近千年,但却有一条不成文的约定,不知大家可曾听说过?”

念月见无人答话,便继续说道:“四海之内皆可逍遥,唯中央禁地不可踏入半步,入则必死!”

一语落下,很多见多识广,家学渊源的修士齐齐变了脸色。

就连燕离歌和韩飞鸿都是面色尴尬,似是不愿意提及什么。

但偏偏念月还是发问了:“诸位可能告诉小女子,这是为什么?”

一语落下,众人都是一惊,似是谁都不愿意提起。

更多的人却是在思索着念月问这句话的意图所在。

一个蝉月阁的花魁,不去吟风弄月,却想去了解中央禁地的事情,开什么玩笑?

难道说,是蝉月阁的阁主想要了解这方面的情况?所以特地让念月在闻香会上提出来吗?

可是蝉月阁要了解这方面的情况干什么?

沉寂良久,却见念月面露失望之色道:“竟无人知道吗?还是说就算知道,也无人愿意告诉小女子吗?真是……”

念月的话还没说完,终于有人开口说话了。

“念月姑娘此言差矣,不是我等不愿意说,而是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这一件事情……”

说话的人正是坎北殿的圣子燕离歌,此时此地也就只有他对此最有发言权了。

念月微微摇头,却见得燕离歌抬起手来,整个宫殿里顿时蒙上淡淡的青光。

没有经验的修士不明所以,吴易等人却知道,燕离歌在这里布下了禁音结界。

显然是怕人窃听。

确保没有人窃听之后,燕离歌才缓缓开口说道:“念月姑娘,中央禁地为什么不允许踏足,是因为太古的禁忌。”

“哦?”念月听得“太古禁忌”四个字,也是来了兴致,正要发问,燕离歌已是接着说道。

“要知道如今的四大殿都是太古强者宇钧的传人,所以各大殿基本都存有《九典》,这一条不让任何人踏足中央禁地的禁令,就是宇钧世代传承下来的。”

“至于有什么原因,大概是……”燕离歌轻轻咳嗽了一声:“中央禁地之内可能有什么令宇钧大人都感觉到不安的东西吧?”

“当然了,这只是其中一个说法。”燕离歌轻抚手掌说道:“还有一个说法就是中央禁地里有宇钧大人的陵寝,逝者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扰。”

“毕竟这样一位绝世强者,死后是不希望被任何人所打扰的。”燕离歌轻声说道:“大概的情况就是这样了。在下知道的只有这些了。”

话音落下,也没有人敢接燕离歌的话茬,毕竟这等机密涉及四大殿的最高层,这些修士虽然也都是各个宗派中的翘楚,但毕竟宗派的地位有限,还接触不到这等层次的机密。

果然,念月笑道:“既然没有其他人接话,想必没有其他人有更好的答案了吧……”

“那么这一枚熏香就赠给燕离歌公子了,多谢她为小女子答疑解惑了!”(未完待续。)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叶青
北京市朝阳区八里庄第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贵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北京手术治疗牛皮癣
玉林治疗龟头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