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修罗斩神 【213】考核(续4)

2020-01-16 20:22: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修罗斩神 【213】考核(续4)

杨九天万沒想到,这军事学院的学员们,个个都是深藏不露的高人,

心道,方才留下來的这些人当中,恐怕是沒有多少人,不能凭借自身之力,通过方才的体能考核,

大家都在保留实力,

如此看來,他们在皇家纸笺之上所写的个人特长,也一定都还有更多的保留,

正当如此设想,只见身边的妙玉突然拉了拉杨九天的胳膊,轻语道:

“如果我沒猜错的话,这个人一定和卢将军家的少爷,有着密切的关联,”

杨九天闻言,心生好奇,“妙玉,你是怎么知道的,”

妙玉正要回答,只见站在不远处的刁胜利,一直用一种怀疑的目光在审视着他们两人,便是对杨九天使了使眼色,住了口,

杨九天何等聪慧,顷刻就察觉出來,

两人沒有再继续多说一句话,

此间,高台上的项庄又大声念道:

姓名:小菊,

特长:力比千钧,

念道小菊,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极为叹服,

方才,大家可都是亲眼看到体型娇小的小菊,轻松就能将千斤重的铜人,轻松地扔出去一百米的距离,

她自称力比千钧,自然毫不为过,

丁琳从项庄的手中拿过纸笺,见小菊的字体娟秀,倒像极了深居宫中的高级奴仆,看了一眼台下身材娇小的小菊,暗暗生笑,却是很快又一脸冰冷,一本正经地大喊道:

“小菊,你已经通过考核,请暂且回去,等明日通知,”

小菊礼貌地点点头,“多谢丁老师,”

她的声音变得柔和许多,

大家的目光,也都汇聚在她的身上,每个人都用最崇拜的目光看着她,

就连杨九天,也对她颇为欣赏,

只是大家都以为,她谢过丁琳以后便会离开,只是沒想到,她谢过以后,仍然伫立在原地不走,

更为意外的是,丁琳也沒有要驱逐她离开的意思,只是冲着身后的项庄,挥了挥手,道:

“你继续念,”

项庄有些不解,但也沒有多问,继续念道:

姓名:独孤飞燕,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在座的每一个男人,眼前都放了光,

他们似乎都在期待看看,这个相貌非凡的独孤飞燕,究竟会有何种特长,

然而,大家等了很久,就是沒有听到项庄继续念下去,

片刻以后,就连丁琳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便转脸看着项庄,问道:

“你怎么不念了,”

项庄一脸尴尬,“对不起,丁老师,在下实在念不出口,”

“念不出口,”

丁琳一脸不耐烦,从项庄的手中夺过纸笺,定睛一看,脸色瞬间也变得极为精彩,

“噗嗤,”

她禁不住笑出了声,

沒有人知道上面究竟写了什么,而且每个人都在期待丁琳能够念下去,

但丁琳沒有念下去,因为她好像也念不下去,只是含笑说道:

“好啦,飞燕姑娘,你已经通过考核了,你们先回去,明日等通知吧,”

“多谢,”

独孤飞燕也极为礼貌,冲着丁琳拱手一礼,方才转身离开,

在场每一个男人的视线,都追随着独孤飞燕婀娜多姿的背影而去,仿佛在顷刻之间,连魂魄都跟着独孤飞燕一起飘走了,

“这就是美人啊,天底下还有哪个女人比她更沒么,”一个贵族这样说着,口水都险些留下來,

而另一个贵族公子,在看着独孤飞燕离开之时,那款摆的腰肢,和清新脱俗倩丽的背影之时,竟然忍不住流了鼻血,还赞不绝口道:“天底下一定不会有人比她更漂亮,入学以后,我一定要泡她,”

......

众说纷纭,

大部分的男人见到独孤飞燕,想必都会被她所倾倒,

而现场只有一个男人的目光,一刻也沒有转向过独孤飞燕,

这个人,就是杨九天身边的那个男人,

杨九天不禁对他产生了一些兴趣,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只见他虎背熊腰,身材雄壮,一脸粗糙,手掌比寻常人的脚掌还要厚,第一眼看去,就知道这个人的体力也一定非比寻常,

与此同时,台上的项庄,又开始念出下一张纸笺上的信息:

姓名:沈鲁,

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大家似乎都沒有听到,

因为这个时候,独孤飞燕刚刚走出考场,

而有人在私下里议论道:“你们猜猜看,这飞燕姑娘的特长到底是什么,”

有人道:“依我看呐,肯定不是什么好的,”

也有人说道:“不对不对,一定是有什么惊天之谜,”

前者道:“你们这样说话,就不怕被那个力比千钧的小菊给扔出去,”

后者道:“你们看吧,丁老师沒有念出口,想必是什么难以启齿的话,”

前者道:“不管是什么,你们也不能这样议论出來,毁了人家的名节,”

后者道:“切,我们又沒什么,你怎么知道我们说的话会毁了她的名节,”

前者闻言,不服气,道:“反正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也不跟你们一般见识,等人员筛选完了以后,我一定要去找项庄问个明白,”

“嗯,有道理....”

众人都打定主意,要去想项庄问个明白,

他们说话的速度很快,而且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奸猾”二字,令人大为不悦,

正当他们陷入自我陶醉的同时,他们却沒有意识到,台上的项庄已经被丁琳叫停,而且,丁琳正用一种愤怒的凶光,怒视着台下这般“长舌妇”般的男人,

当他们发现的时候,每个人都脸色一沉,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垂着头,不敢抬头去看丁琳的眼睛,

而丁琳已经震怒,呵斥道:“滚出去,刚才在下面胡言乱语的人,统统给我滚出这里,”

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犯了错,但却为时已晚,

“唉,”

有人叹息,

有人埋怨,“都是你们,你们不那么多废话,至于这样么,”

还有人哭丧着脸,“完了,这次回去,一定会被乡亲们笑死的,”

这些贵族公子,在來到军事学院之前,好像都是在乡亲们的面前说了什么大话一般,每当有人被淘汰,便有人说出上述这样的话來,

在他们走出考场的时候,丁琳直接从项庄的手中夺过纸笺,问道:

“沈鲁可还在队列当中,”

“沈鲁在此,”

那人声如洪钟,气力十足,正是杨九天身边那个生得粗糙雄壮的男人,

济南市明水眼科医院怎么样
阆中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专科医院成都哪家好
昆明白癜风
温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