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巫医修仙手册 第八十九章 亲自狩猎

2020-01-16 22:15: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巫医修仙手册 第八十九章 亲自狩猎

常芸笑笑:“劳烦老师挂心了。”

已经获取自己想要的讯息,常芸谢过易秉谦,没再多待,就揣着银票,凭借出入令牌,出巫学院而去,来到了巫女集市上。

果真如易秉谦所说,火精石和岩浆核并不少见,只要有足够的钱财就能购得。常芸将之前贩卖紫灵粉剩下的钱拿出,果断不犹的样子连老板娘也多看了她几眼。

不过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怎会有这么多的银帛?

看样子也不像是巫族世家的人……毕竟,巫族世家的人都有专门采购的人手,断不会派出巫女前来亲自购买的。

这般想着,老板娘的脸上就浮出了一丝探究的意味。常芸看在眼里,全不在意,收好购得的火精石和岩浆核,看似随意地问道:

“老板,沙漠之心你这有吗?”

闻言,老板娘顿时在心中嗤笑。还以为是什么人物呢,原来也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无知之人。

这沙漠之心是什么,那可是整个云水乡都指定找不见一个的宝物!居然到她这里来问?

老板娘不耐地挥挥手:“姑娘你走吧,我们这可没有这种东西。”

常芸了然地点头。

之前她就从易秉谦那里了解到这东西难得,这一问本就没抱多大的希望。她转身,正欲离去,就听见身后响起一道声音。

“要沙漠之心,就去沙漠啊,在这里问什么?”

声音玩味,不怀好意。

常芸循声看去,就见着一个猎户打扮的男人靠着货柜,轻蔑地看住她。二三十年纪,长得倒算端正,只是脸颊不甚干净;在他的脚边,还有一个麻布口袋,沾满血污的几团东西露了出来。

常芸移开眼,继续往门口走去。

既然买不到,这沙漠她自然是要去的。

见常芸不语,那猎人以为常芸根本就不敢去那地方,心中鄙夷更盛。

他早就看这些道貌岸然的巫女不顺眼。只知道靠巫灵和灵丹就耀武扬威的女人,又真比他一刀一枪闯天下的人高贵不少?

“不过是个怂货。”他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常芸笑了。回过头,看向那猎人:“王兽出没之地,你去过吗?”

男人眼里闪过一丝惊异。这女人竟还知道王兽。

“我怎么会没有去过?”他刚从那鬼地方死回来,现在后背还在淌着血呢。

常芸扯着嘴笑:“看你这样子,应该毫无收获吧?”

男人心中一惊,她是怎么看出来的?心中难堪,嘴上却还是硬着不饶人:“你有本事,你去啊!”

出乎他意料的,听到这话,常芸却是煞有介事地点点头:“我本来就计划要去的。”

“你……”男人张大嘴。

他在外打猎多年了,还从未听说过有巫女亲自去狩猎的!

常芸见他这样,计上心头,脚下轻动,一张银票就轻飘飘地递到了他面前:“一起?”

男人本想一把拂开,却在看到银票上面的数额时,双眼都瞪圆了。

这……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高看他!

他平素也就寻常打猎,将尸体和内脏卖到这药材铺里,赚得生存的必须银两。可现在,居然有一个巫女拿着整整一千银币来叫自己一起?

一千银币啊!

他“咕噜”吞了一口口水。

“不愿意?”常芸收回手就想走。

“欸,欸……”

男人连忙阻止。

扫了一眼在旁边抱着手看好戏的老板娘,男人僵着嗓子说道:“我刚好要再去一趟!同行就同行,多带一个人又不会怎么样!”

常芸眼中闪过一丝鄙色:“三日之后,地点还是这里。”

说罢,她将银票收回银袋,换了一张五百银币的甩到男人怀中,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你你你……你这人!”男人气结。

看着手中的银票,他哼哼了两声,仔仔细细地揣好收下了。

*

常芸向巫学院里告了假。

临行那天,余沐儿有些愤愤地看住常芸收拾行囊,脸上难得地现出了一丝不满。

常芸将所需的物品一一放入布囊中,回眸间,不禁失笑:“沐儿,你。”

话到嘴边,便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余沐儿眼眶泛红:“不过是要钱而已,你要多少我写信从家里拿,全部借给你!你又何必出那远门?”

要是再被暗害了怎么办?

我可以让小黑护你一时,可不能护你一辈子!

常芸摇头:“我怎么可能拿你的钱。”

沐儿真心对她好,从未求过什么,她又怎么可能再从她那里求些什么。

再说,她已经决定的事情,便是无论如何也要做的。

常芸面色坚毅,落在余沐儿眼里,心中却是一阵疼痛。她咬紧下唇,用力深呼吸了一口,才颤声说道:

“既然芸儿姐姐心意已定,那沐儿也不拦你了。天气转冷,路途遥远,你要保重身体。”

常芸颔首,看向窗外。

院内的树缓缓落下几片枯叶。

冬天已经来了。

她背上行囊,拿起武器,推门往外走去。

余沐儿倚在门框,看着常芸瘦削高挑的身影在灰色调的景色里越走越远,只有她翻飞袴褶的那抹紫色,在苍茫之境中带起一丝涟漪。但那涟漪,也随着她的行过拐角,终于消失不见。

余沐儿捏紧了自己的手指。

什么时候,自己才能跟上她的脚步呢?

……

常芸如约来到了巫女集市的药材铺子里。

刚走进,就见到那个男人穿着一身劲装,腰上别着一柄大刀,背着一柄长弓,不耐地靠在货柜上,见着她来了,闷哼了一声直起身子:

“也不早点来,我都等了一个时辰了!”

常芸扫了他一眼:“带路吧。”

“带什么路?”娄青鄙夷地看她一眼,一边大大咧咧地往外走去,“你以为去那大漠,还要走着去……”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立在门口的一匹黑色骏马给惊住了。

毛发油亮,无一丝杂毛,肌肉蓬勃,匀称有力;那长长的脖颈高傲地仰着,仿佛它才是万物之首,眼前的人类与脚下的尘土别无二致。

娄青看看这马,又看看在一旁属于自己的精瘦老马,微咳一声,脸顿时就涨红了。

这妮子……倒是什么都有!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预约挂号
郑州性病医院电话号码
蚌埠白癜风治疗方法
广州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
河北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