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孽情曝光:感情因素能否推倒抚养协议?

2019-12-05 02:02: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夫妻两人缘尽分手后约定:女儿由丈夫郑军抚养,经济条件占据优势的他自愿负担全部抚养费;儿子由妻子韩艳抚养,郑军每个月再另行给付抚养费1500元。自双方在民政局办理离婚登记时起,这包含于离婚协议中的抚养条款便生效并得到郑军和韩艳自觉履行。

然而好景不长,离婚没多久,关于韩艳的风言风语传到郑军耳中。更让郑军无法接受的是,一纸亲子鉴定,证明他和儿子间竟然没有血缘关系。是可忍孰不可忍,精神损害要清算,抚养问题也得浮出水面。女儿告母亲,前夫告前妻,两场官司同时开打。孽情曝光,感情因素能否成为抚养效力的终止符,这抚养协议能否推倒重来呢?

 

一女一儿,正好一人抚养一个    同为湖南老乡的韩艳与郑军因打工相识相恋并缔结婚姻,婚后,女儿欢欢降生了。为了 钱途 ,女儿满月后没多久,郑军就辞别妻女,独自一人赶赴浙江,他必须用一己之力撑起整个家庭的经济重担。

   幸福生活首先源于郑军收入的增加。这些年来,凭借努力工作,郑军赢得老板赏识而不断升职,工资亦不断上涨,到2006年,税后月薪已经超过1万元。收入增加了,郑军对家庭初心不改,还是像往常那样,准时地寄钱回家。韩艳呢,女儿上幼儿园后,有了不少空闲时间,加之手头日渐宽裕,慢慢地迷恋上了麻将。搓上几圈儿,聊以打发时光,本也没什么,可一个不该发生的故事发生在她身上

    我怀孕了。 2008年9月的一天,韩艳告诉丈夫。电话那头,郑军喜出望外,已经有了一个女儿,他一直盼望再有个儿子 生。 没有任何犹豫与迟疑,郑军脱口而出。期待中,韩艳的肚子一天天隆起,2009年4月,一声婴儿的啼哭,他们的儿子军军降生了。

   说来也怪,此前夫妻俩长期分居,倒是和和睦睦,如今儿子出生,郑军谋划着要把一家人接到浙江团圆,两口子却进入了争吵模式。开始,郑军只当妻子是被儿子闹的,总是让着,可韩艳一点儿也不迁就,一来二去,郑军火也上来了,有一次一巴掌扇在了妻子脸上。这一下捅了马蜂窝,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无休无止的吵闹终于把婚姻推到了破裂的边缘。 离婚吧! 两人几乎同时向对方提出。

真要离婚了,两人倒不吵了,平静地坐下来,和和气气协商。至于财产,谁掌控的算谁的,很快达成一致;至于子女抚养,也好办,一女一儿,正好一人抚养一个,而且郑军抚养能力强,在抚养费上自愿大包大揽:随他生活的女儿欢欢的抚养费,他自愿独力承担;随韩艳生活的儿子军军的抚养费,他自愿每月承担1500元。2012年5月,郑军和韩艳到当地民政局办理了离婚登记手续,分道扬镳。

 

发现儿非亲生,协议效力存疑    离婚后,郑军自觉履行离婚协议,儿子的抚养费,他每月准时足额打到军军账户上。孩子是自己的,钱花在儿子身上,有什么不乐意的。更何况,1500元,只相当于一成的月收入,不会给他经济上带来任何压力。好聚好散,对在破碎婚姻中受到伤害的孩子来说,未尝不是幸事,然而,好景不长

    戴了绿帽子还不知道 谁晓得孩子是不是他的? 2014年清明回家时,一些风言风语传到了郑军耳中。难道前妻做过对不起自己的事?郑军越听越不是滋味,越听心里越放不下,他真想去找韩艳问个明白,可已离婚两年,想想还是不妥。好在,科学技术发达,要弄明白儿子是不是自己的,那并不难。

   瞅准一个机会,郑军偷偷地带儿子到省城做了DNA亲子鉴定。没过多久,鉴定结果出来了, 郑军不是军军生父 的结论让郑军的心凉到了冰点。虽然早有思想准备,他还是不愿接受这个现实,是不是医院出生时抱错了?郑军多么希望事情峰回路转,可当他把军军送到前妻那里,把亲子鉴定书甩在前妻面前,前妻看过之后默默地不做辩解的时候,郑军明白:儿子不是自己的,这事儿是真的。

   尽管心如刀绞,但郑军没有在前妻家里大吵大闹,已经离婚了,吵闹又有什么意义!郑军懵懵懂懂地回到家,浑浑噩噩地睡了一天。事情就这样算了吗?他不甘心,可又该怎么办?每月支付给军军的1500元抚养费,自然停止了,但这显然不足以解郑军的心头之恨。离婚这两年,他负担的军军的抚养费,前妻必须退回来,离婚前花在军军身上的费用,也得一并算清退还;还有,女儿的抚养费前妻也必须支付,每月就按1500元的标准计算。算完了抚养账,还要清算精神损害账,前妻婚内出轨,还必须赔偿他精神损失费。

   再一次踏上前妻家门,可郑军的几项请求,都被韩艳拒绝。本来还想和平解决的郑军心中怒气无处发泄,只能撕下面子,选择法院见。这官司该怎么打呢?无疑有三个关键点:女儿的抚养费、儿子的抚养费和郑军自己的精神损失费。围绕这三个关键点,咨询律师后,郑军提起了两起诉讼。

   第一起诉讼,郑军状告前妻婚内出轨,带给他莫大的精神损害,须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同时,郑军诉称,军军非其亲生,自出生后至真相大白时,受骗抚养的费用应当全额退还。

   第二起诉讼,郑军以女儿欢欢为原告,自己为法定代理人状告前妻。郑军表示,离婚时,鉴于自己抚养能力较前妻强,自愿独力承担女儿欢欢全部抚养费用,并每月支付 儿子 军军1500元抚养费。然而,经亲子鉴定,他并非军军的生父,这意味着他与韩艳之间只有一个婚生孩子欢欢,这抚养协议该重新拟定。对婚生子女,父母都有抚养义务,父母离婚后,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向父母提出增加抚养费的请求,现在欢欢要求韩艳每月支付1500元抚养费,法律应当支持。

公堂对簿:抚养协议能否推倒重来?    收到法院送达的起诉状副本,韩艳积极应诉,把答辩焦点对准抚养协议效力。韩艳表示,她与郑军签订的离婚协议自登记离婚之时起生效,协议中的抚养条款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如果一方要增加或减少抚养费,必须有法定理由。郑军收入可观,此前独力承担女儿的抚养费,再支付军军每月1500元抚养费,都没有任何问题,现在,每月减少了军军1500元抚养费的支出,独力抚养女儿更没有问题。而她呢,虽然找了个临时工作,但工资不高,对军军抚养负担加重,自身抚养能力反而下降。基于此,要其支付女儿抚养费的条件不能成立,抚养协议应当继续维持。对于精神损害赔偿和返还军军抚养费的诉求,韩艳分别陈述了不应赔偿和减少数额的意见。

   显然,在韩艳看来,改变抚养协议的法定理由就一个,父母双方的抚养能力有没有变化。如果没有变化,或者抚养者能力变得更强,抚养协议就当继续执行,其他方面的因素,都不是改变抚养协议的法定事由。换句话说,出轨了,跟婚生女的抚养无关;与第三者有私生子,受骗一方也无权改变离婚时签订的抚养协议。

    这是哪门子的逻辑! 前妻的意见,郑军无法接受。感情能左右婚姻,也能左右抚养啊,若离婚时知晓韩艳出轨,知晓军军不是亲生子,他又怎么可能在抚养上大包大揽,这抚养协议必须推倒重来。

   2014年年底,这两起抚养费纠纷案在湘西南某县法院开庭审理。

   亲爱的读者:法院会支持哪一方的诉讼请求呢?

  (文中当事人系化名;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长春有能彻底治愈牛皮癣的医院吗
中国中医科学院眼科医院怎么样
开封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贵州治疗癫痫病医院有哪家
沈阳治疗龟头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