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窃神权第三五六章斩首

2020-01-21 14:01: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窃神权 第三五六章 斩首

这里是幼龙江北岸,从这里开始向北就不再是高山,而是低矮的丘陵、直至最后成为平原。但这里却是云州伯的必经之路,大家准备在这里伏击云州伯,尽量的将云州伯抓住,再好好的和这个州伯谈论一下人生的选择题。而后准备尽快转道到北方,再将松洲伯拦截下来,这样海州就能轻松的获得这两州之地,就算是这个时候萧浩正式建号称帝,也有足够的资本了。

而张云和张正两人则是在中州这里弹压各个不听话的贵族,也分不出手;如今的扩张已经算是达到海州暂时的极限了,人手相对较少,让海州的力量开始捉襟见肘。从这里来看,专门截击松洲伯和云州伯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以海州如今的军事力量来说,控制现在的地方已经是极限了。

远远地,就有隆隆的声音传来,旌旗飘扬,骑兵、步兵都是衣鲜甲亮,武器铠甲寒光闪闪;这就是云州伯的底气。这云州是北方的粮仓,平常都是直接供应更北方的柏州和部分松州的粮草,只要不是特别傻的、只要敢上下其手的,坐在云州伯这个位置上,就不会太贫困。

萧浩远远地就看到了,“准备出击!安全第一,任务第二!能得到活的当然很好,要是死的也无所谓!”

“是!”海州的士兵已经从内心被萧浩给收服了!

“嗯……呀……”嗯嗯呀呀的声音从云州伯的马车中传出,小日子过得很舒坦啊。周围骑兵就没有停下过,每时每刻都有两队骑兵在周围探查情况。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远方还是出现问题了。轰隆隆的马蹄声好像在敲地鼓!

“怎么回事?”云州伯掀开马车帘布、询问一直守护在马车旁边的骑士。

“大人,前方出现大量的骑兵,看不清楚。据估计有这个能力在这个时候这个位置出兵的也就只有海州的骑兵,我们的骑兵、弓箭手已经前往拦截,稍后会将对方的头颅给大人带来!”

“好!”云州伯大吼一声。但随后就有点疑惑,“这个时候海州不是在举行交易大会吗?难道他们要在这个时候展开进攻?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但显然没有人能够回答云州伯的疑问。但随后云州伯盛储自己也忽然间想明白了,就是因为别人都将目光放在海州正在风风火火展开的交易大会的时候,海州却忽然出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经略北方!这是奇袭,一种从信息和心理上面展开的奇袭!而等到众人反应过来之后。云州却已经被海州、被萧浩那个小屁孩给控制了。

想到这里,云州伯忽然萧索的叹息一声,竟然不再对前面的战争情况关心了!也是,海州竟然如此作为,想来应该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就算是准备不充分也不是云州这些被金钱养大的士兵能抵挡的!云州伯虽然混蛋,但对于自己的军事力量却比较清楚,否则也不会摇摆不定,早就抢了周围丫的!

而另一方面,云州伯的士兵也许很不错,花费了不知道多少代价培养出来的亲兵也还是很厉害的!但是这些亲兵平常也就是欺负欺负泥腿子,何时与真正的、经历过杀戮洗礼的勇士对战过啊,更别说是海州这些很无耻的士兵。海州的士兵装备更好不说。还具有神通,身边还跟着海州的特产法官和法印,几乎是人人丧胆的灵魂收割者!

结果不用说。一个冲锋之后,云州伯的亲兵就吓破了胆子;甚至还没有正式的交锋,海州方面骑兵的煞气就让云州伯的这些没有经过战争洗礼的士兵、战马腿脚发软。一直被绑着见到萧浩,云州伯才反应过来战败了?我说,我虽然做好了战败的准备,却没有想到自己的手下连一个冲锋都没扛下来。这差距让人绝望。

“混蛋!你不守诚信!”直到这个时候,云州伯才开始挣扎。虽然想通了。但还是要挣扎、要硬气,只有这样才能为自己赢得谈判的资本!这云州伯在知道注定失败之后。就已经在思考自己的优势和价值所在。要说这人啊,在面对生死的关头反应还真的是迅速,就这一会功夫,云州伯已经有了底稿,接下来就要看萧浩有什么样的要求了。

“我说的是海州境内!云州现在可不在海州境内啊!而且你知道海州的确切范围吗?我告诉你,如今海州的确切范围就是那个当初庆州的范围、加上北方曾经的海州。其余的钦州啦、中州啦、离州啦之类的,可不是海州的地盘!”萧浩那个开心啊,雪白的牙齿闪烁着宝石的光辉。

“你你……你你……”看着萧浩,云州伯才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太纯洁了点!

“押走!剩余的人,提兵北上,我们去拦截松州伯!”

“混蛋!”云州伯虽然白白胖胖,但这个时候却并没有成为软皮蛋,反而放口大骂,看上去好像是一个英雄人物。

可是萧浩是谁啊,冷笑一声:“嘿,挺硬气的啊。不过你可以提前放心,你是贵族,我不会不给你面子,所以不用担心给你用刑。但是呢,我要请你听一曲重金属音乐!”

重金属音乐?什么东东?

很快云州伯就明白了,因为所谓的重金属音乐,就是一帮大头兵在云州伯周围敲敲打打,刺耳的金属撞击声音、尖锐的金属摩擦声、还有毫无规律的敲打盾牌的声音、铁棍交击的声音……好一曲重金属音乐!

“混蛋停下停下!老子服了还不行!”云州伯快要疯了,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不说,身体还开始微微作呕,这是噪声对内脏的影响造成的。

“分出一千人将云州伯押走。”

七千多人分出一千人来,剩余的轰隆隆远去;就算是步兵也没有关系,萧少爷在这个时候可不怜惜气运币!眼看着交易大会就要为海州带来巨额的财富了。而萧少爷口袋中还有八百多万气运币,比韩宗法家的流动资金还要多,当然是用起来毫不客气。

只要两千多气运币,萧浩就能够带领手下快速的转移,让步兵拥有骑兵的速度;六千多人刮起一阵怪风(好像是妖怪一样)轰隆隆消失了。

原地就只有低头丧气的、被捆绑云州俘虏;还好。在这之前萧浩已经向这些人保证不再杀俘,这才让这些士兵愿意投降上一次萧浩一口气杀俘14万之多,已经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

另一个方向,松州伯盛央正带领三千精锐慢悠悠的前进;对松州伯盛央来说,这萧浩就是脑袋烧坏了,少年得志、所以已经忘乎所以了!竟然允许别人随意在自己的地盘上走动。还保证别人的安全……这不是给敌人光明正大的搞破坏和搞‘联谊’的机会吗!不过既然有这个机会,松州伯当然不会放弃了!

要说野心,松州伯比已经被俘虏的伪王盛庆并不差多少,只是苦于松州并没有更好的机会而已。敢大量的将自己治下的平民等贬为奴隶,还能拥有如此强盛的军事力量。看得出来这松州伯也是一个枭雄,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物!

最近一段时间,虽然松州流言四起,说得却全都是松州伯如何忠君爱国之类的,虽说让松州伯做事情有些束手束脚,但从某方面来说倒也帮了松州伯一个大忙。

而此次萧浩是面向全天下宣布的,倒也不用担心萧浩搞什么鬼,所以松州伯才放心大胆的率领精兵前来。而且既然有野心。松州伯手中也有一部分气运神通的力量和底气。松州伯搜刮、胁迫、利诱自己领地里的贵族等纷纷将家传的、一直供奉在家族祭庙中的气运青铜鼎拿了出来,并且让这些贵族派遣人手加入军队,关键的时候也能够给敌人造成致命的打击。

要说贵族们当然是吝啬的。恨不得一个铜板都要挂在身上;但海州的无贵族政治也让这些贵族恐慌,他们能够支持松州伯也是为了自保。通过疯狂地搜集,加上中州等地方逃过去的贵族,松州伯手中足有300多个气运青铜鼎。不过很显然,这些气运青铜鼎很多都是初级的,少许几个二品的。三品的就只有一个还是松州伯自己的。

气运青铜鼎不同于气运币,气运币是一种交流的货币;而气运青铜鼎是家族的根基这就注定了气运币谁都能使用。而气运青铜鼎就只有自己人能使用。而且气运青铜鼎就像是一个完整的炸弹,用就用一整个。其实气运币也是这样。一旦使用,无论使用多少气运都要燃烧一整个气运币,没有说留下半个的;只不过一个气运币很小,初级气运青铜鼎百分之一的气运,大家也不心痛。

“轰隆隆……”松州伯率领自己的精锐驰骋,如果可能的话,松州伯就准备用自己的这三千精锐在海州的背后捅一刀!捅一刀当然有目的松州伯的目的就是夺取中州,中州最大、也最富裕!

可惜松州伯并不清楚,只要被萧浩“祸害”了的地方,贵族力量被削弱、而平民的力量被加强,甚至进行初步的教育。

萧浩的教育也很简单,不去灌输什么为国为民之类的大话,就是一个算术题:你看,只要你当家做主了,就不需要交这个税、交那个税的,你甚至还能去贵族那里收税,你看如何?

每一次都用这样的理念灌输,时间长了让这些平民也觉得还是反了合适。

在这样的手段下,就算是别的势力重新将萧浩统治的地方夺取,治理上也要大费手脚,足够让他们头痛的了!而这就是萧浩的策略,简单而有效。这就和投放精神病毒一样,一场新的战争从人族大地上缓缓拉开!这不再是简单地国家之间的战斗和竞争,而是一种思想病毒的蔓延!

星星之火不起眼,可一旦最初的时候没有来得及扑灭,那么燎原之火也就在不远!

而现在。海州和萧浩这个星星之火非但没有人扑灭,反而还有墨家和韩宗法家在推波助澜;另外杂家和李宗法家虽然是敌人,但他们在抄袭海州的策略之后,无意中也成了萧浩的帮凶,可惜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从某方面来说。萧浩是放火的,韩宗法家和墨家是帮凶;而李子瑜是玩火的,杂家和李宗法家却是主导!

海州这里,萧浩说了算;丰国那里,李子瑜说了不算虽然有一定的话语权。

所以,当得知李子瑜竟然在西方模仿自己的时候。萧浩笑了。而现在,萧浩还要继续笑,要给东胜神州来一场另类的教育战争,随时可能发生!当年德国前面和俄国建立友好协议,后面就发动了攻击。差点让俄国挺不过来;而如今,萧浩就准备在这个世界实行闪电战!

松州和云州只是开始,等稍后萧浩消化吸收了战斗成果,就要瞄准下一个目标了!

“轰隆隆……”巨大的轰鸣声传来,甚至掩盖了云州伯的骑兵气势。当然,现在云州伯的骑兵并没有加速,而是缓慢的行进。

“骑兵!大量的正在冲刺的骑兵!而且是精锐骑兵!”松州伯当即就变色了!

“大人,我们需要提前加速!”骑兵大将拱手。

“冲锋!”松州伯可不是软蛋。既然知道有敌人的骑兵过来,当即就命令手下的骑兵加速。都跑到我面前了,我特么的还管三七二十一呢。先杀了再说;而且这个时候冲锋的,九成不是路过那么简单,要知道骑兵虽然强大,但冲刺距离却有限。

“杀!”骑兵将领一把将身后的披风拉开,厚重的毡布挡住了后背和战马,当先冲锋而去。身后骑兵轰隆隆开始冲锋;不过并不是一股脑的冲锋。而是分出了左右翼、还有后方的救援队伍等。这和云州伯的士兵完全不同,这是真正从战场生下来的精英!

松州比邻蔡国和宋国。在这样的地方训练出来的战士,那是真正的杀戮机器。

双方骑兵冲刺。速度太快,只一会功夫双方就已经照面,竟然针尖对麦芒!

“是海州的士兵!”松州伯手下的将领怒吼一声,但却没有机会调头!在骑兵冲锋的情况下,尤其是已经能看到双方战旗的情况下,最好的方法就是闭着眼往前冲,只有这样才有一线机会。

“杀!”海州方面,韩胜举手怒吼,手中弓弩高高扬起!这是偷袭,是被无数君子所诟病的偷袭;但是那是君子,而这里是战场、是兵痞子。无论是偷袭还是正规的宣战,只要到了战场就只有三个字:杀,活着!

“吼……冲!”松州方面的将领拔出腰间的长剑,竟然轻松地将面前的弓箭挡住。长剑在灵活性上远远超过一般的长刀,这是很多将军喜欢佩戴长剑的原因。

后方,当松州伯听说是海州的士兵之后,同样愣了很久,但随后就反应过来,当即命令身边的贵族们开始按照计划使用气运青铜鼎,原本带了一部分贵族就是想要找机会在海州背后捣乱的,却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了海州的偷袭。

不同于云州伯还要问一个为什么,当松州伯得知前方竟然是海州的士兵后,第一时间就想到趁机会将这些海州的骑兵留下来!凭借着手中携带的一百多个气运青铜鼎,云州伯有信心留下海州的这些士兵。

后方的那些贵族虽然平常有各种问题,但他们也知道好歹,在这个气运争锋的时代,贵族也不全都是草包,很多贵族因为饱读诗书、经常接受各个流派思想的影响,不乏精明过人的。

此刻立即就有贵族开始诵读各自的祭文。

呼啦……一个气运青铜鼎燃烧起来,化作朦胧的光芒瞬间笼罩了前方正在冲锋的骑兵。

呼啦……又是一个……

短短一会功夫,就有是个气运青铜鼎燃烧,化作朦胧的光芒笼罩了前方的骑兵,让每一个骑兵都好像船上了一层青光甲,人如虎豹、马如龙行。

“有意思!”韩胜轻蔑的一笑,一声令下、身后的旗帜一阵舞动;随后跟在骑兵后方的步兵早就做好了准备,闪烁着宝红色光芒的弓箭如同一道道流星一样。蜂拥着冲向松州伯的骑兵。

“轰!”一道青色的墙壁竟然挡在松州骑兵的前方,这是一个贵族关键时候使用的神通,这神通竟然跟随着骑兵的冲锋而前进,始终挡在前方,将九成的弓箭拦截下来;剩下的是一些飞行的比较高的弓箭。但是挡住了大量的弓箭之后。这墙壁也慢慢的变淡、眼看着就要消失了。

“不过如此!”韩胜不屑的一抿嘴唇,面容上闪过一丝刚毅。下一刻令旗再次舞动,海州的士兵……狂化了!确切的说,这些士兵终于激发了他们的神通力量,因为双方的骑兵已经很近了!

一声声怒吼,好像是在向上天宣告自己的存在一样。一片红色的光芒如同流水一样从每一个士兵身上闪过;而在整个骑兵团看来,就如同起伏的红色的浪潮,轰隆隆的向前涌动;所过之处岩石碎裂、大地颤抖如擂鼓。

“杀!”韩胜暴呵一声,将所有的弓弩发射完毕,随后一扬手就将弓弩当成投掷武器扔了出去!不要小看这东西。在双方加速冲刺的时候,再加上神通的使用,大量的弓弩打着转儿飞旋而出、透过那已经稀薄的几乎看不到的防御墙壁,砸倒了不少敌人。

随后海州所有的骑兵拿起了他们的“神器”白杨木杆的骑兵枪!

轰隆……噗嗤……隆隆的声音中好像穿插着撕裂的声音,红色和青色的两拨浪潮猛烈地冲击在一起。一方面是久经战争的松州士兵,一方面是为自己命运而奋斗的海州的勇士,一方面有气运守护,一方面觉醒神通到了冲刺的最后。韩胜也没有向萧浩求援。

萧浩紧紧地抿着嘴唇看着前方的战斗,明白韩胜的意思只有经历了真正战斗洗礼之后,这些士兵才能真正的成长为精兵。否则只能是关起门来的土霸王。

怒吼、惨叫、战马嘶鸣……各种声音传来。

双方的第一波交锋,海州就大胜,脆弱的白杨木长矛在这个时候成了最致命的杀戮武器,在给别人带来了致命杀伤力的同时,白杨木长矛也折断了,所以巨大的震动并没有传递到海州勇士的手中;而这些勇士们左手丢掉长矛杆。右手长刀乍然出鞘,细长略带弧形的骑兵刀再一次展现死亡的光芒。在骑兵的世界里。长刀才是王道。

但这一次海州遇到的不再是懦弱的对手,而是从杀戮战场活下来的勇士。而且他们同样有气运神通加身,双方在这个开阔的谷地展开了都是双方最惨烈的一战。

松州方面,两翼的骑兵开始加速;而海州方面,后方的弓箭手重新弯弓搭箭。

双方加起来快要五千骑兵蔓延在三里多的空间厮杀,随着双方冲刺的速度和力量消失,开始进入同样残酷的近距离厮杀。在近距离的厮杀中,长刀比长剑有明显的优势。海州的士兵依仗身上坚固的铠甲,根本就无视刺过来的长剑,手中的长刀对着一个方向就凶狠的劈砍,一刀过去绝对带血。

天空还有弓箭如同雨水一样落下,这是海州后方的步兵和弓箭手;为了拦截这个野心勃勃的松州伯,萧浩可也是下了大决心的。萧浩身边还有一排小法官,他们的腰间挂着一方法印这是缩小后的法印;但只要发出攻击,这些法印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化作致命的天外飞石,带走无数的生命。

只是到现在为止,韩胜还是没有发出求援的信号,让萧浩也就只能静静地等待。既然是上了战场,那么将军的话就是至高命令,就算是萧浩都不能干涉。在这上面,萧浩做了巨大的让步!多少战争失败就是因为乱指挥造成的,无论是这个世界还是另一个世界,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

“吼……你们的将军已经枭首,投降吧!投降不杀!”前方忽然传来韩胜张狂的声音。

一杆大旗上挑着一个脑袋,血水滴滴答答的流下。(未完待续)

重庆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日照市中心医院
沧州有哪几家白癫风医院
三亚专门治白癜风医院
南充最好的皮肤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