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万古邪帝第473章傲狼忠狗我死

2020-01-21 22:28: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古邪帝 第473章 傲狼忠狗 我死?

“请太子殿下,收回成命”

就在众人因神风的决定目瞪口呆之际,邪天掷地有声的一句,再化惊雷,劈在众人头上。┡』Ω文Δ』『Δ学迷%.

所有人都愣住了。

端木仇的大笑还未出声,便僵在脸上,神风的感慨还未滋生,便遏在了心头。

拉出来的屎,你让太子殿下再塞回去

这便是两位少主心头的诧异。

呆滞的神鉞终于回过神来,看向邪天的眸中,爆出无比精芒。

神维浑身一哆嗦,骇然看向邪天,大嘴张了张,说不出任何话来。

就在此时

“请太子殿下,收回成命”

邪天身后三十三人,双膝落地,面色无比凝重,声音铿锵有力

“请太子殿下,收回成命”

武徒三人单膝落地,面容肃穆,朗声一喝

“请太子殿下,收回成命”

神鉞背后三十三人,齐喝化龙,萦绕天地

“请太子殿下,收回成命”

在场数万人,凡出自死营者,皆跪皆喝

端木仇又呆住了。

这就是对神朝忠心耿耿的死营

这就是死营对神朝太子该有的态度

他愣愣地看向自己的仇军,仇军之人,令行禁止,他一句话,所有人可以豪笑自尽,并大吼下辈子仍旧当他的奴才。

但死营呢

太子四个字,引无数人反驳,而且个个面容坚定,态度坚决,义无反顾

“呵呵”端木仇笑了笑,“这就是死营”

神风并未理会端木仇的讥讽,他静静看着邪天:“你要我收回成命”

邪天面色平静,一拳拳敲在左胸,朗声喝道:“三千年来,死营死士,只有战死,绝不自戕”

“只有战死,绝不自戕”

“只有战死,绝不自戕”

“只有战死,绝不自戕”

所有死营之士,一声声敲击,一声声咆哮,将来自死营的一身铁血之气,悉数爆

“有手者,手杀敌”

“有脚者,脚断命”

“有口者,咬之”

“有肩者,撞之”

“皆无者,自爆之”

邪天认真看着神风,一字一句道:“战死沙场才是死营军士的归宿,请太子殿下收回成命。”

神朝众人,沉默。

他们知道,这就是死营,这就是神朝三千年来最大的根基所在

云州众人,傻眼。

他们知道,这才是死营,这才是九州第一军、所向披靡的无敌

神维双眸湿润,他贵为皇子,一辈子听着死营的传说,却甚少见识,如今区区两百余人表现出来的绝世气概,让他心生无比感动。

“我神朝有如此死营,还要什么妙计”

感动之下,神维双膝落地,惊雷再生。

“太子”

“太子殿下,请收回成命”神鉞率先半跪于地,心中却唏嘘连连,“果如风先生所说,大哥他不求全胜,不料却中了端木仇的毒计”

神维愣愣看了眼跪地的三弟神鉞,笑了笑,朝神风拜道:“请太子殿下收回成命。”

两位皇子这一跪,让神朝众人动容,因为他们知道,哪怕神风成了神皇,两位王爷亦可不跪,这是神朝皇室的规矩。

如今,却为三十三人跪了。

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跪礼,太子神风的颜面,才不会丢太多。

所以,他们也必须跪。

“太子殿下,请收回成命。”

满地皆跪,跪得神风心中,生出了滔天之怒,纵然他一脸平静,连端木仇都看不出他的怒气。

但御书房里的某人,却看出来了。

知子莫若父。

不过神韶并未动,他在期待,期待神风收回成命,虽然此举丢脸,单在他看来,于臣子面前丢脸,总好过让臣子失望。

“或许对即将成为神皇的你来说,这还要好得多”

满地皆跪,跪得端木仇心神恍惚,他隐隐觉得,这就是仇军比不上死营的原因所在。

死营有魂,故傲如狼,仇军无魂,故忠如狗。

“没想到我之初战,满盘皆输啊”

端木仇心中喟叹,换作是他面对此景,也会收回成命,这看似丢脸,实则对自己有利无害,既能让一干臣子更加忠心,亦能彰显死营之威。

至于神朝太子言而无信一事

言而无信,这在某个方面来说,同样是霸气

我神朝太子敢对你言而无信,你端木少主敢对神朝太子如此

就在端木仇黯然喟叹之际,神风在所有人的期待中开口了。

“监国令”

三字一出,众人瞳孔剧缩,不可置信地抬头看向神风

此刻他们才想起一事,神皇凯旋后,一直未收回神风的监国之权。

监国令与太子令并无太大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太子令只有权调动死营后三营

而监国令,能动死营

差个调字,其权力范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愿赌服输,死营一队自尽”

邪天心中大凛,沉声拜道:“属下身负大队长一职,率麾下听调,按死营军规,可不受错令太子此令,属下不受”

众人大惊,死营是有此规矩,但面对下任神皇,换作谁有此胆说出

高乐三十三人豁然看向邪天,心头顿生浓浓感动,他们万万想不到,邪天敢冒着惹怒神风的危险,替他们抗命

神风冷冷看着邪天,一字一句道:“开革死营七营无真大队长一职,押解军部死牢另,所有出自死营者,杖百”

端木仇愕然

云州众人呆滞

神朝众人瞳孔剧缩

邪天看着神风,怔怔失神,眸中尽是不可置信。

尽管监国令三字一出,众人就有不好的预感,可当神风说出口时,他们才彻底明白,神风果然没有改变心意。

哪怕邪天一席话,说得众人心如旌动,哪怕两位神朝王爷毅然下跪,给足了神风面子

都挽不回神风的决心

他们很疑惑,神风为何如此坚持己见,不仅要高乐三十三人死,还要严惩邪天

难道端木仇口中的妙计,对神朝而言,比死营还重要么

邪天沉声道:“只要太子殿下收回成命,不让死营军士自尽,属下甘愿入死牢”

“万万不可”

神维终于回过神来,急声嚷道:“大哥,无真通读道宫道藏,一人杀光邪家猎队千人,借七曦梦茹丹赢下赌约,这种人杀不得啊”

所有人心中大震,端木仇更是惊疑看向邪天,他却没想到,破坏自己计划的不是神维,而是邪天

邪天一怔,疑惑看向神维,他不明白下狱而已,为何神维开口就是生死。

“一入军部死牢,便是死罪啊,即刻处斩”

邪天面色陡然平静下来,看着神风,认真问道:“太子殿下,是想让属下死如此死”

神风平静以对,正要开口

御书房里的神韶无比失望地叹了口气,右手一挥,两道金光腾空,一道朝秋狩图飞去,另一道,朝军部所在飞去。

他不得不动。

因为神风又错了一次。

更因为他知道,自家大儿子对邪天做的事,是历经生死的邪天最重视、最在乎、最不能容忍的。

而这一条,才是神韶出手的原因。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邪天对想杀自己的人,是多么无情、多么冷酷。

他不想眼看着自己的继承者,给未来的自己树立如此恐怖的敌人。

他更不想邪天成为神朝的敌人。

...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西双版纳州傣医医院
青海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盐城儿童牛皮癣医院
天津比较好的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