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我的魔法时代281黛米

2020-01-21 21:46: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魔法时代 281.黛米

那盏烛台从约瑟夫的手中掉落在地上熄灭了,酒窖里陷入了黑暗,约瑟夫在地上爬了几步,试图钻进酒桶货架的下面,可惜他的肚子有点儿大,一下子被木架子下面的横梁卡住了,他喘着粗气,想要从货架下面退回来,可惜什么东西挂住了他背后的衣服,满头大汗进退不得,他大声呼喊着安东尼的名字。

我转头对着身边的安说:“你看,有些凶恶的人,其实他只不过是只纸老虎,没什么可怕的!”

“因为你是猎鹰啊,在你的眼中,是不是没有什么可以让你感觉到畏惧的东西?”安用着一种近乎于崇拜的眼神看着我,将手里的火铳攥得很紧,他一双浅蓝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

我犹豫了一下,最终忍住没对他说:其实我让我感觉到害怕的东西还真是挺多的。

酒窖休息室外面的门一下子被人推开了,从里面透出淡黄色柔和的灯光,安东尼赤着上身,只穿着一条亚麻布的长裤,右手拎着一把罗马剑从门口大踏步的冲出来,对着黑暗中的约瑟夫询问:“约瑟夫,你在哪,你怎么样了?”

“我的腿被那个小畜生打伤了,你小心,他手里有把猎枪!”约瑟夫刚刚的惨叫让他的喉咙有些破音,说话的时候变得有一点沙哑。

安东尼听见约瑟夫的话,第一时间嘴里骂出一句:“我草!”他像是一头敏捷的豹子,伏下身体向前鱼跃而出,躲到一只酒桶的后面,几乎是同一时刻,我的猎枪枪口喷出一团火焰,弹丸在黑暗中,划出一道暗红色的线,直接打在安东尼的臀部,弹丸上附加‘火舌武器’的火焰伤害在他的臀部炸开,将他的亚麻布裤子点燃,那铅丸射钻进肉中,这家伙竟连吭都不吭一声,连滚带爬的将身体隐于酒桶的后面。

我看到他手忙脚乱的将裤子上烧着的火焰拍灭,心说这家伙还真是个很角色,竟然能忍住疼痛一声不吭。

酒窖里的这些酒桶都是超过十年树龄的橡木制成的,我的猎枪弹丸几乎是不可能将它射穿,于是我将瑟银猎枪挂在后背,拍了拍安的肩膀,拎着修罗斧,直接从高高的酒桶货架上跳下来。

“你不是那个齐默尔曼家的小子,你是谁?”安东尼声音有些慌乱,他气急败坏地躲在酒桶后面冲我吼道。

我也不说话,只是拎着斧子一步步向他走过去。

“你是调酒师安东尼?”我冷冷地问。安东尼大声地喊出来:“你是佣兵还是冒险家?如果你放我一马,作为报答,我会送给您一口袋金币,让您一辈子都用不完,只要您能背动,想拿多少都可以!”我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的嘲笑:“你不担心我出不去?”安东尼大概听到我的话语中没有那么强烈的杀意,他连忙将语气放平缓,说道:“既然您能进来,一定有您的方法从这里出去。”他高高举起一只手,示意自己不会反抗,然后从酒桶后面,支撑着身体露出脸来,他愕然地看着站在他身前的我,大概没想过我竟然是个身材矮小的少年,而且穿着一件魔法长袍,手里拎着一把斧子——难道魔法师不该使用魔法吗?

除非……

“那些金币都是属于我的,不过与其送您一些金币,我更愿意成为您的朋友,我会拿这里的美酒招待你。”安站在我身边,连忙对我说道,他有些担忧地看着我,他看到我友善的微笑,才松了一口气,用手腕儿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脸上露出了微笑对我说:“我可没开玩笑!”我看着酒窖里堆积如山酒桶,不禁莞尔一笑,说了声:“我知道!”大概在安的心里,这些酒才是他最大的财富!

安东尼看到我和安的对话,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大概是知道自己无法贿赂我,竟然猛地从酒桶后面站起来,从腰间摸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像是一只敏捷的豹子,一下子将我扑倒。

我距离安东尼只有三米远,但我没想过他屁股受伤的情况下,还拥有这么大的爆发力,他的身体素质超出我的想象,他双手按住我的肩膀,整个身体重重的压在我的身上,这一刻将我摔得头晕目眩,手里的斧子丢在了一边。

他用膝盖顶着我的小腹,一只手掐在我的喉咙上,让我呼吸都变得很困难,另一只手里的匕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向我眼窝扎过来。

我太大意了,低估了一位成年人的力量,忽然被安东尼偷袭,没能及时的做出反应,我骇然的看着拿把匕首刺下来,心中一下子凉了半截儿。

安跟在我的身边,他的胆子变得大了很多,他看到安东尼像只野兽将我扑倒在地上,疯了一般的扑上来,用手里的那把手铳猛砸安东尼的头,却被安东尼挥手推开,两个人的力量相差的太过悬殊,安的头撞在一只酒桶上,发出‘咚’的一声沉闷响声,昏死过去。

他另一只手中的匕首却没有丝毫的停顿,向我的眼窝扎来,我趁机将头偏到一边,躲过他的刺来的一击。

却看到他狞笑着,拿着匕首向我下颚捅来,我的身体被他单膝压住,根本没办法躲避。

这时候,我心念急转,精神之海中的雷云密布,雷之种子释放出一股雷元素,那股雷元素从我的后背上蔓延到了的全身,让我整个身体都闪烁着噼里啪啦的电弧,因为我的身体彻底的融合了雷之种子,所以这道雷电并不能对我造成任何的伤害。

如同电蛇一样的雷电之力,在我身上乱窜,转瞬之间传到了安东尼的身上,电弧让他的身体忽然猛烈抖动起来,浑身开始剧烈的抽搐。

我借着这个机会,将他推倒在地,并从他的身体下面钻出来,从地上捡起修罗斧,抡圆了斧子,用斧子面狠狠地拍在他的脸上。

一下子将安东尼的鼻梁骨拍得塌陷下去,整个脸上飚出一捧鲜血,这位身体强壮的酿酒师连哼都没哼一声,直挺挺地倒在地上,他的瞳孔不断地在向上翻。

和安东尼搏斗的一幕,恰好全部落进胖厨师约瑟夫的眼中,我拎着修罗斧一步步的走向他,他骇然地看着我,眼中惊惧而充满了绝望,他喉咙里就像是卡住了一口痰,发出咕咕地声音,身体拼死向酒桶货架下面钻。

“不要杀我,我不想死,不要杀我啊!我不想死……我有罪!”他失声痛哭,嗓音变得格外的尖锐。

我一脸冷漠地对他说道:“我不会杀你的,如果你还有命活着的话,你会被送到埃尔城骑士团的裁决所,那里的大法官会给你定罪!”没想到还没等我动手,这位面相凶恶的约瑟夫就吓得直接崩溃掉,他似乎连我说了什么都没听清,只是用双手蒙着脸,反复说着‘我有罪’这三字。

他的断腿上支离破碎的伤口不停地向外冒着血,如果不能及时将血止住,他的身体就会出现失血过多的征兆,他活不了太久的。

我蹲在约瑟夫的身边,冷冷地看着他,他被挤在酒桶货架下面的夹缝里,脸色变得惨白如纸,他的身体因失血过多而不停发抖,他用一种祈求的眼神望着我,我伸出手在他的胖脸上拍了两下,让他清醒一点,此刻他的瞳孔已经开始变得涣散,我知道他离死已经不远了,便没有再和他说话的兴趣,也懒得再浪费一卷止血绷带。

我起身去查看安的伤势,发现他只不过是恰巧头撞在木桶上,昏了过去而已。

对着他施展了一个简单的‘水疗术’,他被水元素的气息包裹着,没多久就清醒过来,他茫然地睁开眼睛,用手揉着脑袋,努力的回忆之前发生的事儿,对我眨了眨眼睛说:“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有事儿!”我点了点头,他随着我的目光看到躺在地上昏迷不醒满脸是血的安东尼,有看到躺在血泊之中已经奄奄一息的约瑟夫,他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来到安东尼的身旁抬起脚狠狠地踹在他的脸上,发泄心中的怨恨。

这时候,酒窖休息室的大门被人推开了,一位年轻的少女脸上带着惊慌的神色,从门里面伸出头向外窥视,她慌乱间看到了安,连忙急切想他招了招手,脸上显出了担忧的神色,问他:“安东尼和约瑟夫他们呢?你快过来,我这儿还给你留着一点吃的呢!你这几天都躲在了哪里?哦,千万不要对我说,你要好好照顾你自己!”借着休息室中昏黄的灯光,我看到少女的脸上青肿的淤痕,她侧着脸尽力的掩饰着,似乎不想让安看到。

少女面容婉约,她的眼眸中像是有星光闪烁,她的眉眼和安有些神似,不过眉宇之间带有一丝化不开的哀愁。

她伸手整理着自己散乱的金色长发,伸手拽着衣襟,尽力抹平丝绸衬衫上面的褶皱。

安连忙跑过去,在少女惊愕的目光下,一下搂住她的细腰,将头埋在少女的怀里,轻轻地叫了一声:“姐姐!这位是来至埃尔城魔法学院的吉嘉,他帮我收拾了安东尼和约瑟夫他们。”安将手指向站在外面的我,我尴尬的对着少女笑了笑。

这时候,正在偷偷的看着贵族少女裸露在外的象牙色长腿,在灯光的映射之下,单薄的衬衫里映出纤细身材。

她的脸像是染上了一层红霞,随后又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苍白如纸,有些为难地对安说:“好好招待你的朋友,很抱歉不能给准备足够的食物,最近约瑟夫好像发现了一些端倪……”。

这时候,她才意识到了安刚刚究竟说了什么,神情有些激动地说道:“约瑟夫和安东尼被你们收拾了?真的吗?”当她在安的眼中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之后,她仰面闭上了眼睛,白净的脸庞上,美丽的眼中出流出一抹清泪,那一瞬间,就好像是冰雪消融春暖花开。

一段铁链从她隐藏在身后的手腕上显露出来,少女犹自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向外面看去,酒窖里漆黑一片,借着休息室里柔和的烛光,她依稀看到了外面的血迹和躺在地上的安东尼。

少女大着胆子从休息室里走出来,酒窖里的温度让仅仅穿着一件白色丝绸衬衫的少女浑身打了个冷颤。

一条黑色的锁链连在少女颈部的铁圈儿上,这条铁链仅仅有十余米长,让少女的活动范围只能是在休息室周围,稍远一些,就会受到铁链的限制。

很多贵族们在调教奴隶的时候,就会将他们用锁链拴起来,然后用鞭子打他们,让奴隶们屈服。

少女的身高比我高出一头,她抬眼看了我一眼,对着我屈膝行礼,轻声地用着贵族式礼仪,双手放在双腿的两侧,对我微微的颔首说道:“尊敬的魔法师阁下,黛米在此谢谢您给予我们齐默尔曼家族的帮助!”她是看见了我身上的魔法长袍,才认定我的魔法师身份,她的心思无比的细腻。

“您好,黛米小姐!”我对她说道,我有点儿讨厌这种贵族式的礼节,不过看到她身上的铁链和象牙般雪白长腿上的淤痕,我知道这位血液中流淌着贵族式的骄傲血液的少女,一定是受到了非人的磨难。

我看着她雪白的脖颈上被铁环磨出了紫色的血痕。

“如果可以,请允许我帮您解开这条沉重的锁链!”我很厌恶这种说话的方式。

黛米的脸色一红,但是却急于解脱身上这条枷锁,含羞地对我点点头。

我将铁链放在石板上,扬起手中锋利的修罗斧,狠狠地斩下去,铁链应声而断。

黛米拾起地上剩余一截铁链,拿在手中,径直向外面跑去,她站在安东尼的身旁,有些颤抖地看着满脸是血的安东尼,毫不犹豫的从地上捡起了那把匕首,捅进了安东尼的心口。

她丢掉沾满了鲜血的匕首,一下子跌坐在安东尼的身边,似乎用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这时候,休息室的门被安推开了,几位身上只穿着一层薄薄轻纱的女奴装扮的女人,神色骇然地看向门外,她们的脸上一片露出空洞而惊骇地神色,然而我在她们身上,找不到那种限制自由的铁链。

沈阳市第五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重庆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银川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宜昌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唐山诊治白斑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