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韦伯音乐剧大门向所有人敞开

2019-10-13 06:21: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韦伯:音乐剧大门向所有人敞开

  自去年12月18日开始,音乐剧《剧院魅影》在上海大剧院的演出以每日满座的荣耀继续着票房神话,即使3月1日的最后一场演出,出票率也已达到80%。如此漂亮的成绩单,无法不打动《剧院魅影》的作者安德鲁·劳艾德·韦伯爵士。

  昨天,韦伯亲临上海大剧院,除了与媒体分享愉悦,他还在当晚观看了《剧院魅影》的演出。更为最重要的是,韦伯此次上海之行,将为音乐剧中国本土化作出努力———保守估计,3年之内,《剧院魅影》将以中文版的形式出现。

  其实早在2001年,“韦伯音乐剧盛典音乐会”在上海大剧院举行时,邀请韦伯来沪的计划就已提上议事日程,而韦伯那次却只到了北京;2003年时,《猫》在上海演出,韦伯又一次未能成行;即使《剧院魅影》在上海首演的时刻,韦伯因为正制作新剧《白衣女人》而不能抽空到达现场。直到昨日,韦伯再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在与日本四季剧团完成洽谈之后,他自己提出要到上海大剧院来亲身体验……

  故事才是音乐剧的灵魂

  在韦伯辉煌的创作经历中,巅峰之作仍然是1986年在伦敦首演的这部《剧院魅影》。当时的女主角莎拉·布莱曼和韦伯正处于热恋中,沉醉于爱河的韦伯用超人的能力谱写出这部伟大作品,在外人看来,这似乎已难以逾越。

  对于这种预测,韦伯并不认同:“的确,《剧院魅影》是我处于热恋时的作品,所以它被写得极其浪漫。但就我个人而言,我从来就不是拘泥于形式的人,《剧院魅影》之所以被观众喜欢,最重要的是故事,我遵循的宗旨是‘故事产生音乐剧,而不是音乐剧产生故事’,所以只要有动人的故事,再创作一部更辉煌的作品,不是没有可能,我绝对有信心用音乐剧将故事表现到最好。”

  另一方面,许多韦伯早期的音乐剧作品则面临重新修改的境遇:“与其说重新改编,不如说重新推出。一些仍然在各地上演的剧目,比如《猫》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它马上又要回伦敦演出6个月。而像《艾维塔》则已经有一些改变了,前几天我在日本看了他们最新的版本,让我非常新奇,许多新鲜元素的加入让音乐剧更好看了。在西方,观众的欣赏习惯已不满足于重复,经典音乐剧在最初完成时由于时代局限,制作并不是很精良,所以到了现在,必须进行再创作,观众才会重新有兴趣。”韦伯刚完成的《白衣女人》是他使用新技术的一次尝试,明年,他还将为经典音乐剧《音乐之声》创作全新版本。音乐剧和任何演出形式一样,创新是发展的原动力。

  音乐剧完全可以中国本土化

  在中国,经典音乐剧尚处于普及阶段,人们推崇的是原汁原味的作品,尤其是年轻人,接受这种文化的速度非常快。韦伯对于这个巨大的潜在市场看得非常清楚:“中国的音乐剧市场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快就会从全盘接受发展到全面开发本土产品的阶段,这个开发过程绝不是照搬照抄,而是有中国人自己的东西加入进去。音乐剧本身是一个大熔炉,各种文化可以和谐地融合于一体。就整个音乐剧现状而言,缺乏的是年轻人的加入。这点,中国反而有优势,有这么多中国的年轻人关注音乐剧,那么我们就可以定向培养,音乐剧的大门是向任何人敞开的。”

  也许要一炮走红会很难,因为很少有人像韦伯那样幸运,当年他推出第一部音乐剧时是在大学期间,当天演出时正好有一个乐评人在现场,报道第二天就出笼了。对于有志于音乐剧的年轻人,韦伯的建议是不要怕失败:“一定要坚持到有人来报道你和你的作品,迟早人们会认识你。”

  而对音乐剧演员的选择,韦伯同样有自己的一套标准:“最重要的是唱功和表演能力。当然舞蹈也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要具备这种能力。中国有如此厚重的文化底蕴和音乐传统,冒尖一批人才不是难事,如果再加上好的音乐剧学校和好的音乐剧专业的创办,这种速度会加快。当然,就我个人经验而言,很多西方的优秀演员,并不是由专业院校培养的,他们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出现在音乐剧舞台上。我想,这个经验同样适用于中国。”

上海民生网
烘焙
区块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