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鬼村惊魂 第321章

2019-10-12 19:01: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村惊魂 第321章

我听了陈玄的话,只感觉像是背后又被什么凉风狠狠地吹了一阵一般。请大家看最全!冰冷的寒意,已经迅速地融入了我的身体,让我一口气接连着打了好几个寒战。

“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因为心底里的寒意,所以说起话来的时候,连声音都是颤抖的。我强装作镇定也没有什么用,只是感觉浑身上下像是已经不听使唤了一般。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我狠狠地吸了两口气,才稍微感觉好受了一点儿!

陈玄这会儿脸色也很难看。看着我的时候先是迟疑了两秒钟,等这里恢复过来的时候,才接着说:“我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血腥味?”我不知道陈玄到底是不是闻到了什么奇怪的味道。但是我知道他绝对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面撒谎,所以我惊讶地问了他之后,这里也努力地闻了闻

但是,我的努力好像是徒劳的!因为我除了扑面而来的寒气之外,其他的什么血腥味之类的东西,我并没有闻到。但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对于陈玄说的话深信不疑,所以这里赶紧望着陈玄,希望他能够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玄听见我如此问,先是点点头,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还来不及吐出来的,这里便着急着继续补充着说:“但愿是我错了!你赶紧开门吧,我们进去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陈玄见着我已经伸出去的手,还僵硬在半空中,所以这会儿便开始催我了。

“嗯!”我迟疑了一阵儿,点点头,应了一声儿,这里赶紧把自己手里的钥匙往钥匙孔里面塞。

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会儿我的手脚的动作都像是变得极度的不听使唤一般,伸出去的钥匙,硬是半天都塞不到钥匙孔里面去。不仅仅是如此,我努力了一阵儿,一个哆嗦,手里的钥匙已经掉到地上去了。

我刚刚想要蹲下去捡钥匙的时候,陈玄倒是先我一步,先蹲下去捡了起来。陈玄捡起钥匙之后,这里就站在我的旁边,一把将钥匙塞进了钥匙孔里。

门“嘎吱”一声闷响,便缓缓地开了。我因为实在是等不及了,所以使劲地推了一把,这里便朝着门里面冲了进去。

进去的时候,我刚刚看了一眼,整个人就傻了――此刻,地上躺着两个人――李然和小胖子。

不仅如此,最糟糕的状况是李然的身边,竟然还有一滩血迹。

“啊!”我看到这样的情景,反应过来之后的第一个反应竟然不是冲过去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事儿,反而是大叫了一声。

刚才,陈玄整个人也愣住了。这会儿,像是被我的尖叫声音唤醒了一般,迅速地越过我,跑到李然和小胖子的身边去了。

陈玄蹲在李然的身边,先是甚至自己的手指,探了探李然的鼻息。我生怕听到什么坏消息,所以屏住了呼吸,以免影响到陈玄探鼻息的接过。但是,两秒钟过后,陈玄还有向着我摇摇头,表示李然没救了。

“这怎么可能?”陈玄刚刚的举动就像是一个晴天霹雳一般,让我彻底地清醒过来了。

我们出去之前,几个人还跟着那只猫大干了一场,累的大汗淋漓的。虽然说,我们几个人基本上都快要筋疲力尽了,但是回来的时候,我们几个人都还是好好的,怎么……怎么李然和小胖子突然之间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呢?之前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平白无故地就死了了?

所以,无论如何,我是绝对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的。

正是因为我自己压根儿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我又怕陈玄刚才有什么错失,所以我也赶紧地蹲在了李然的身边,去探他的鼻息。

“李然……他已经死了……”陈玄见着我像是不相信他的话,另外一方面可能怕我会太过于伤心和害怕,所以才会如此大声地跟我说话,想让我清醒过来。

但是我这会儿脑子像是炸开了一般,“嗡嗡嗡”地一个劲儿地不听地响着。听到陈玄说话的时候,也并不是十分的真切,更加像是远远地穿过来的一只蚊子的声音。

我不管陈玄跟我说的那些话,我还是自己去探了探。

我这一下,整个人就更加愣住了――李然不仅仅没有了鼻息,就连脸上的温度都开始变得冰冰凉凉的了。再看看李然的胸膛,早已经平息了,压根儿看不出任何一星半点儿的起伏。

我失去了重心,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嘴里重复地念道:“李然死了!李然真的死了!陈玄,李然死了……”

陈玄见着我如此的悲伤,但是却好像并没有时间管我一般。头都没有抬起来看我,这里便一颗心朝着小胖子扑了过去,继续地去探小胖子的鼻息去了。

陈玄探了探小胖子的鼻息,赶紧转过身来,朝着我大喊:“卫风,你赶紧过来看看!董柯还有呼吸,他还活着!”

“董柯还活着?”我听了陈玄的这个话,像是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这里赶紧冲了过去。一把推开陈玄不说,自己先伸出手去探了探小胖子的鼻息。

当我探到小胖子还有微弱,但是湿热的鼻息的时候,我就像是发现了什么重大的宝藏一般,这里竟然激动地掉下眼泪来了。一边掉眼泪,一边还不忘高兴地念到:“真的!小胖子还活着!他还有呼吸!”

陈玄轻轻地在我的肩膀上面拍了一把,急切地跟我说:“卫风,你让开,让我来救他!”

“那……”我一时间竟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只能将这个字支支吾吾在自己的嘴边。

陈玄这会儿脸上的神情十分急迫,压根儿不允许我将自己心里的话全部说出来,这里就粗暴地打断我,厉声地说:“你什么都别说了!赶紧打报警,顺便也打找救护车过来……”

我原本边已经够惊慌失措的了,以至于我压根儿没有任何的办法了,等了老半天,终于等到陈玄跟我说这些话。我“哦”了一声,算是对于陈玄的回答,接着我便慌慌张张地从自己的衣服里掏出开始打。

焦急地等着的另外一端跟我说话的时候,我还目不转睛地看着陈玄在小胖子的胸膛上使劲地挤压。

“喂!这里是四方村!董柯……董柯出事了……你们赶紧过来吧……”我从拿着的时候,便觉得整个人浑身上下颤抖不已,全身的肌肉开始抽搐,就像是已经完全不听自己的使唤了一般。等的那一端拿起来的时候,我听到那个人的声音的时候,便像是竹筒倒豆子一般,一股脑地把自己心里想要说的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但是,等我挂掉的时候,却好像脑子里突然之间被掏空了一般,一片空白,整个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到底说了些什么。

虽然已经不知道自己刚刚到底说了什么,但是我还是能够依稀地记得自己刚刚的确是已经打了报警了。所以,迟疑了一阵儿,我还是迅速地回到陈玄的身边。等到走到陈玄的身边的时候,他已经站在小胖子的身边了。

“怎么样?”陈玄这会儿的脸色便刚才已经好多了,跟我说话的时候,也比之前要从容得多了。

我木讷地点点头,缓缓地说:“已……已经报警了……董柯……董柯他怎么样了……”

陈玄朝着地上躺着的小胖子看了一眼,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放心吧!董柯没什么大碍!只不过可能一时半会儿还醒不过来!他到底怎么样,还是要等一声来了再说!只不过,李然就……”陈玄原本好不容易轻松了一点儿的神情,这会儿因为看见了躺在地上的李然,眼睛里的神情却突然之间又变得落寞了。

陈玄这样的眼神,就像是秋天里的一阵风,吹过来的时候,让我觉得凉飕飕的。凉飕飕的感觉背后,还有一种让人觉得心酸的力量,我突然之间觉得自己鼻头一酸,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们怎么就会变成这个样子了!我们出去之前,他们不是还好好的!”看见地上躺着自己的朋友,任凭是谁的心情估计都不会好,我也不例外。但是,李然死了这件事情已经是千真万确的了;小胖子,此刻也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我狠狠地搓了两把自己的脸,再朝着地上看见两个冰凉的人的时候,我的心里不由得又迅速地升起来了这些疑惑。

从我刚才进屋开始,我便一直再回想――为什么,我跟着陈玄出去的时候,房间里的两个人都还是好好的,怎么这会儿进来的时候,两个人便都躺在地上了,更严重的是,其中的一个还跟我们阴阳两隔了?

想必陈玄的心里也有这样的疑问,陈玄他朝着地上看了两眼,这里便咬紧了自己的牙关,狠狠地摇摇头。陈玄一记猛拳砸在沙发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如何
贵阳长峰医院手术需要多少钱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收费
谁知道贵阳长峰医院好不好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地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