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外汇管理拉动流入流出双向水闸

2019-10-13 05:06: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外汇管理拉动"流入""流出"双向水闸

  外汇管理拉动"流入""流出"双向水闸

  5月份以来,国家外汇管理局频繁出台外汇管理新政,近期还将陆续出台关于外汇管理方面的新规。分析人士指出,外汇局的一系列政策透露出,为促进国际收支平衡,外汇管理拉动“流入”和“流出”双向水闸。

  “走出去”减轻外储压力

  5月以来,外汇局先是调整部分资本项目外汇业务审批权限,紧接着对境内机构境外直投征求意见,拟扩大对外投资资金来源,简化审批手续;上周松绑对境内企业境外放款,允许境内企业使用自有外汇资金和人民币购汇……这一系列措施都为境内企业“走出去”提供了政策保障。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政府鼓励企业走出去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降低国内外汇储备,通过这种方式使国家部分外汇储备所有权转向企业,有利于优化外汇的投资效率。

  受金融危机冲击,跨国企业垄断格局有了改变,降低了中国企业对外投资门槛,政策此时出台时机正好。

  兴业银行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当前国际金融市场已经企稳,但金融资产和资源性产品价格,从长远来看,都处于较低水平,当前是进行长期战略性投资的难得机遇;从金融安全的角度看,由于此前金融动荡,诸多机构持有过多的美元流动性,在国际金融市场企稳背景下,出现了重新向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流入的势头,此时进一步放开资本流出管制,能够保持开放的稳健、有序进行,避免引起动荡。

  从“产品出口”到“资本出口”

  根据东南亚国家的经验,进行国外投资通常能够与稳定贸易相互促进。在当前外贸困难的情况下,进一步放开企业放款限制,有利于稳定外贸。

  中国证券报获悉,外汇局近期将准备出台进出口收付汇核销改革具体措施,将研究出口收汇留存境外的具体政策,这将为出口企业经营创造便利条件。

  另一方面,中国正逐渐从“产品出口”向“资本出口”转变,对外投资步伐已有所加快。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08年我国非金融类对外投资406.5亿美元,同比增长达63.6%;而2007年,我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187.2亿美元,同比增长6.2%。中国在世界经济中扮演的角色正处于“产品生产者”向“资本输出者”的历史性转变。

  “中国历年都是出口制造商品的大国,中国将来应该出口资本。中国资本的流动性很强,无论是企业,还是基金,积极加大海外投资力度都是有益的。”摩根大通中国证券市场主席李晶说。

  “流入”管理同等重要

  分析人士指出,从目前政策来看,外汇管理政策重点在于鼓励境内资金“走出去”,而非吸引资金入境。实际上,为防止热钱再度潜入国内兴风作浪,今年以来,外汇局发布多个鼓励企业“走出去”政策措施,放宽对外直接投资外汇管理限制,但同时也对跨境资金监管预留空间。

  “在资本项目外汇管理方面,一个重要的立足点就是促进投资便利化,此外就是防风险。”国家外汇局资本项目司副司长孙鲁军如是表示。

  外汇管理局上月初公布《关于境外机构境内外汇账户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境外机构境内外汇账户与境内资金往来按跨境交易管理,银行应按照跨境交易的要求,并审核相关单证。此外,未经外汇局批准,不得从NRA(NON-RESIDENT ACCOUNT)外汇账户存取外币现钞,不得将NRA外汇账户内资金结汇。

  这填补了现行法规在境外机构境内外汇账户管理的空白,有助防止境外机构境内外汇账户成为资金非法流出入的渠道。

  另外,外汇局也将加强资本项目流向预警。孙鲁军透露,将有三个主要系统加强对项目资本流向的预警,除进一步健全直接投资外汇管理系统外,还将完善贸易信贷的登记管理系统和外债统计系统等。

  专家建议加强监管防范新一波热钱涌来

  今年以来外汇管理新规频出,规范和引导直接投资项下外汇资金有序流动,有效地促进了贸易投资便利化。分析人士指出,需加强跨境资本流动监管,防范热钱再次来袭造成的风险。

  面临资本流入压力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王小奕近日表示,目前我国面临资本流入的压力。

  金融危机以来,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明显放缓,特别是2008年下半年以来,资金流入明显放缓。今年上半年特别是前五个月延续了去年四季度的走势,资金流入下降比流出要快,国际收支失衡状态有所改善。但进入5月份以来,情况发生新的变化,全球资本流动再一次进入比较活跃的时期。

  实际上早在3月份,资本涌入压力已初见端倪。2009年3月中国外汇储备新增416亿美元,当月顺差和FDI之和为269亿美元,两者相差147亿美元。无法解释的外汇储备增长可能意味着热钱又卷土重来。

  中国社科院世经所国际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张明表示,各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都处在扩张状态下,这些扩张的资金很可能流向新兴市场国家,境外资金流向在下半年可能出现逆转。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综合研究室主任陈道富表示,从长期看美元贬值不可避免,届时逐利资本将重新涌入新兴市场国家。

  此外,近期人民币升值预期再起和国内资产价格上扬,构成了吸引跨国资本进入的主要因素。

  不过王小奕表示,我国外汇资金流入还是以经常项目为主,贸易占绝大部分比重,国际收支结构相对稳定,资金流出从去年下半年有所加快,但规模并不大,也没有出现大量的资本外逃,国际收支情况总体安全。他表示,从当前国际形势看,我国未来一段时间国际收支面临的形势更加复杂。一方面,全球主要经济体目前仍陷于衰退,新兴国家的增长也在放缓,国际贸易投资外汇环境持续恶化;另一方面,国际收支顺差失衡的情况并没有改变,中国还面临着资本流入的压力。

  加强跨境资本流动监管

  分析人士指出,当前我国防范国际短期投机资本的冲击、保持国家经济金融安全面临更大的挑战。为了更好地实施国家宏观调控,需采取措施,加强跨境资本流动管理,落实“均衡管理、严进慎出”的管理方针。

  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胡晓炼此前阐述了今年加强资本流动监管的几项重点:要防范套利投机资金通过贸易、商业信用等渠道进行跨境转移,要加强和改善对经常项目外汇收支活动与实际贸易行为的真实性和一致性的核验,大力加强对短期外债的控制和管理,重点是完善贸易收结汇和贸易信贷管理。

  分析人士表示,外汇监管还应发挥市场调节的作用,发挥利率、税率的调节作用,减少对行政手段的过度依赖。价格调节可以改善国家宏观调控,有利于维护宏观经济稳定,并且有利于培育市场的风险意识,防止价格过于僵化导致的道德风险,以及单边预期、单边投机行为。

  专家建议,可考虑在适当时候引入短期外债无息准备金制度,通过资金成本调节手段,抑制短期外债流入。

  此外,坚持均衡管理重要的一点是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拓宽资本流出的渠道。分析人士指出,开放资本流出不仅要考虑外汇供求,还要考虑到资本流动形势逆转以后,流出渠道是否可控。

家庭笑话
建材选购
冀州环保厂家
分享到: